欢迎来到蚌埠市怀远县人民政府官网! 开启无障碍浏览加入收藏返回首页
编号: xzxx20180415001
信件类型: 372
信件标题: 怀远县双桥集镇派出所长张建波公然滥用职权为虎作伥 制造冤案
留言时间: 2018-04-15
来信内容: 怀远县双桥集镇派出所长 张建波 公然滥用职权为虎作伥 制造冤案 我叫王勇,是怀远县双桥集镇杨集村王营庄村民,身份证号码为34032119740525653x,电话13955226122。我家世代耕种,忠厚为本。然而,在国家大力提倡共建文明和谐社会的今天,我和我家人的基本权利及做人的起码尊严被人肆意侵犯、任意践踏,我却无处伸冤、哭告无门!请让我先叙述一下整个事件的经过: 我家现在居住的房屋所在的这片地(东西约59米,南北约47米)属1981年因我家人口增加,村组作为自留地分给我家的,81-84年是做为可耕地,84年后我家在这片自留地上新建了两处房屋,剩余部分被我2005年改作鱼塘使用,鱼塘北边剩余地上我栽了几行树,2016年7月鱼塘又被我填土补为平地。 2016年12月底王桂龙在给我 盖房子的时候,把建房工具堆放在我家这片地上,盖好房子后,我让他搬走建房工具,他不搬,强行侵占,不愿意归还. 事情的起因要从2015年春季说起,当时,我准备盖三间两层的楼房,王桂龙找我,要给我家盖房,他还说,他在外面这几年包的全是几百万的大工程,挣了不少钱,我们村子里也都知道的,所以他给我盖房不会多算工钱,只会比别人便宜的,我相信了他说的话,再者我和他两家住的很近,以和为贵,我也就同意了,我们双方约定工钱按当时盖房均价算。到2016年底盖好以后,王桂龙向我讨要剩余工钱时,我叫他把放在我家房子边上的建筑工具先搬走,然后就给他的工钱,一分不会少的,结果,王桂龙不愿意搬走工具,占着我家的自留地,说地是国家的,你用了几十年,也该我占了。我也因此不愿意支付给他剩余的工钱。我们也因此发生了几次争吵。 2017年1月24号(腊月二十八)上午8点多的时候,王桂龙带着家属及手下的多名工人等十几人跑到我家要我支付剩余盖房工钱。我让他把地上的工具撤走,他不同意撤,说地是他的了。并扬言,你有本事你尽管告去。随后发生争吵,在争吵过程中,王桂龙的大哥大嫂等亲属多人也都跑到我家跟着吵闹。我70多岁的老母亲也被他们指着骂。我儿子王金石看着奶奶被人指着骂就很愤怒,拿起门边的干农活的小抓钩,要和他们拼,我赶忙呵斥让他放下抓钩,他就放下了。在后来的争吵中,我母亲被王桂龙推到在地上,见此情景,我赶忙打电话报了警。王桂龙看这情形,自己也往地上一趴,并用力把头在地上磕了几下,不一会他额角就起了个小疙瘩。一个小时以后,双桥集镇派出所民警来到,把王桂龙一家人劝走,把我和王桂龙带上警车,警车驶出村子二里路的时候遇到了赵集医院赶来救治我母亲的救护车。王桂龙这时候也说他头也疼了,民警就说,你先去派出所录完陈述再去医院。我们就去了派出所。 我当天在派出所如实的陈述了整个事件的经过,我母亲和我儿子王金石作为当事人也被叫去派出所做了问话记录。 又过了几天,民警王翔宇叫我去派出所,这次和我谈话时,只是为王桂龙索要工钱,关于我家土地被侵占及我母亲被打的事情,不予过问。我主动问他我家土地被占,及我母亲被打住院的事,他说土地纠纷派出所不处理,至于我母亲,伤情不重也不予处理了。但是,该民警却反复警告我尽快支付给王桂龙工钱,还要我家不要再追究王桂龙打人的事了,否则就会抓我儿子王金石,说他殴打了王桂龙。我说我儿子没有打人,你不能冤枉人,但该民警却说打没打人要派出所说的才算,我当时就感觉事情不对劲了:王桂龙侵占我家土地,并且恶意多要工钱,故意带人到我家寻衅滋事欺负人,结果他还成了受害者!堂堂派出所民警竟然沦为王桂龙的讨帐人了。 我感觉问题复杂了,我想起了人们常说的“有钱能使鬼推磨”!况且,王桂龙早就叫嚣着叫我有本事尽管告去。我心里已经明白了,这是王桂龙仗着有钱已经搞了鬼了。我就和民警理论起来,民警却不再搭理我,说是所长的意思,让我找所长。我又去找所长,要他们公平处理,所长又让我找民警,最后说让我让我去找村里调解,我只好去找村里调解。 我找到村委会,村书记先是说忙,叫我等几天,过了十几天,我又找他,他做出的调解意见是要我把自留地让出一部分给王桂龙,并按王桂龙要求支付的几万元工钱支付给他,我同意给工钱,但是我的自留地我不愿意让给他,我家几十年的自留地,平白的要我让给他一些,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这我不能答应。可是村书记告诉我:如果不同意这个调解意见,你们家会吃大亏的,派出所会抓你儿子去拘留的!我还是没有同意。我让村书记给我写个书面调解,他始终不给写。 过了几天后,村书记主动给我打电话,说派出所已经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要对我家儿子行政拘留,说我儿子打了王桂龙了!村书记这时候又提出要我接受“支付工钱和让出部分土地”的调解意见,还说他有办法能让派出所不拘留我家孩子。书记还警告我说,如果再不接受调解,就要拘留你家儿子,你儿子还在读大学,你要为他的前途考虑,你想清楚。 我很愤怒,就和村书记争执起来,我向他发誓说我儿子没打人。村书记嘲笑我愚蠢,并告诉我:“派出所张建波所长就说你们一家子是法盲,不懂得做事。你说没打人是没有用的。张所长说了,只要对方找出几个人一齐作证,说你儿子打人你们就是打人了,明白吗?而且,张所长也说了,他做的案子让你们就是到市中院你都别想翻过来!”但是,我依然不相信,一个国家培养的堂堂的派出所长,敢于颠倒黑白,知法犯法,胡作非为,只手遮天。村书记看出我的不相信,又对我说,张所长也讲了,就算你能告赢,做假证的是王桂龙手下的工人,倒霉的是他们,与派出所也没关系;如果告不赢,那倒霉的还是你们。你们好好想想,别不识时务。我依然没有同意村书记的这个调解意见。 过了两天,派出所协警陈现和也给我打来电话,并委婉的劝我要考虑清楚,孩子孩子上大学,背个处分会影响一辈子的前途的,并说张所长也说了,只要派出所处理这件事,肯定对你不利,你还是接受村里调解的调节吧。我依然没有同意。 果然,到了星期一上午,派出所民警王翔宇竟然真的到我家送来了行政拘留通知书,对我儿子执行行政拘留! 我愤怒的去找派出所论理,他们不予理睬。只是对我说,你不服的话,可以去找县政府做行政复议或者去法院告去吧,你家的事与我们派出所没有关系了。 我就写了材料,到县政府法制科申请行政复议,过了十几天,县政府法制科的人通知我说,派出所认为:你家三口人的说法不一致,你说你儿子拿抓钩了没打人,而你母亲和你儿子却说没拿抓钩打人。但是,对方王桂龙手下的三名工人口径一致:你儿子王金石手拿抓钩,用力砸了王桂龙的后背,造成王桂龙向前趴倒在地上,头上磕了个包。所以派出所据此做出你儿子打人了的结论,并做出拘留五日的处罚。 对于这个处罚,县政府法制科的人说,他明白这是冤案,也和县公安局法制大队联系过,法制大队同意撤销处分,但请示局里主要领导,主要领导不同意撤销处分。而县政府法制科人手少,无法下去做实际调查,所以也不能予以撤销。 ----仅凭对方手下两个工人的口供,,就可以认定为打人了,这是故意颠倒黑白。很显然,王桂龙的工人做的口供是被人授意串通好的。重要的是:我和王桂龙是一起被派出所民警从现场带到派出所问询情况的,派出所后来出具的行政处罚依据上说有现场勘验,“王桂龙后背有伤”!!我就在现场,整个过程我最清楚。这分明是派出所里有执法人员在捏造证据,知法犯法,这是在犯罪!胆子太大了! 这是一起明目张胆的公然的滥用职权的犯罪!我害怕了! 我赶忙去找王桂龙手下干活的当天在我家现场的那些工人,希望他们能够良心发现,实事求是的说出真相,还我儿子清白。但是,那些工人,领头干活的叫建利的工人和其他几个工人都是亲戚本家,而建利本人和王桂龙是干亲家,所以他愿意为王桂龙做伪证,其余工人有的干脆躲着不见我,虽然有个别年龄大些的工人见我时,当我的面说王桂龙是明显欺负人,做的不对,但要他们出来作证,他们不愿意得罪王桂龙,因为还要跟着他干活挣钱。没人愿意给我们作证明! 我又去找张建波所长说明,王桂龙手下那三个工人的说法不是事实,他们做的是伪证。而且他们还是亲戚,证言不能采信。并且我也找了个别年龄大些的就在现场劝架的工人做了谈话录音,他们说的话能够证明我儿子没有打王桂龙。然而,派出所长还是不予理睬,根本不予查证。并且坚决的利用了我们一家人陈述口供的不严谨,掌握了我们害怕沾惹事非的孱弱心理,成功的给我儿子定了罪!逼我低头,接受他们的调解意见。 我这时候早已明白一切:王桂龙为富不仁,仗势欺人,为了达到侵占我家土地的目的,蓄谋已久,用心险恶,甚至不惜花费大把钱财四处打点。而这些涉事机关部门的人,有的事不关己,一推了之;另一些人被利欲熏心,丧失了基本职业道德和良心。他们纷纷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专业特长和自己过人的心机达到自己的目的,变相以权谋私,肆意妄为,制造冤屈,违背了自己的职业信仰,毫不顾忌我们这一家乡村小民的权利、尊严和感受。他们纷纷在里面出谋划策、献计献策,形成合力,共同成为这个事件的罪恶推手,把我的家庭推向冤屈的深潭。我多次去找张建波所长陈情事实,告诉他对方工人做的是伪证,请求他予以调查澄清。希望它能看在我儿子还是学生的份上,放过我们吧,只要王桂龙不强占我的土地,他要多少工钱我都给他。 但是张建波所长就是不予理睬,他的程序是正确的,真正的事实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或许他想要的根本就不是真相。我这普通百姓的死活对他来讲实在并不重要。 后来,我又去找县公安局,公安局让我去信访,信访让我去法院,推来推去…… 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这还叫人活下去吗?谁能还我这普通百姓一个公道!难道非要把人逼上绝路! 2017年7月21号,安徽省委巡视组到了蚌埠市,我找到他们,诉说了情况,他们表示了关注,并把我的材料转给了怀远县公安局信访办。 县公安局信访办值班民警只是叫我交了一些材料,说会转给局里督查科。该民警也委婉的告诉我,公安局和派出所都是自己人,去调查和处理自己的人,这不大可能。让我最好还是去法院去告状吧。是的,他们都是自己人,都是有权有势的人。我这个普通群众该是什么人呢!谁能和我一个乡村草民是“自己人”呢。 公安局督查科的值班民警把我叫到一个单独的房间,草草的问了几句,我说的一些问题,他只说材料里有,不需要说了,让我签了字,再没有下文了。 我在8.26号到法院递交了诉状,状告公安局没有查明真相就滥用职权甚至弄虚作假制造冤屈。希望能够洗刷强加在我儿子身上的冤屈,他是无辜的。 寒冷的冬天真的难熬,2018年2月11日,法院的判决下来了,结果正和派出所张建波所长说的“我做的材料,就让他告到中院他都别想告赢”一样。法院只看材料证据,他们也不会去调查事件真相的。派出所长被人收买,与对方相互配合,所以提供的材料充实,我一个普通公民,哪里能取得那么多的证据呢。 准备去中院告吧。。。。。。 工人被利益收买甘做假证,村长和派出所长利欲熏心为虎作伥制造冤屈,法院和公安局不求真相,顺水推舟,敷衍了事。 我正在被一步步推向绝境,难道这个社会公平正义只能靠自己伸张了?我不想以暴抗暴,更不想残杀无辜,我只想安分守己的做个普通人。可是,有一天,我真的被逼上绝路,那些违背了职业操守和良心的人,能够独善其身问心无愧吗! 我把材料送给公安局长,县长,市长,我还要到省里去告,会有人真正过问此事调查真相,为我这百姓伸张正义洗刷冤屈吗!
回复时间: 2018-04-16
回复内容:     您所反映的问题已涉法涉诉,如您对县法院判决有疑议,可继续申请上诉;涉及干部违法违纪的问题,可直接向纪检反映,联系电话:0552-8212680!
网站导航

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使用帮助|网站声明

地址:安徽省怀远县禹都大道501号行政办公中心四楼 邮编:233400 皖ICP备05014844号-1 网站标识码:3403210008 皖公网安备 34032102100001号
主办单位:怀远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单位:怀远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传真:0552-8212807 电话:0552-8212823 站点访问人数: